电子书

第639章 否极泰来(1 / 2)

3小时前 作者: 穆兰
第639章 否极泰来

他站在方希悠的卧室门口,敲着门。

也许,她还在洗澡吧!他应该等一会儿的。

这么想着,苏以珩就转身准备离开了,结果,房门开了。

“希悠?”他回头问道。

门口,站着穿着浴衣、长发披肩,却又一手拿着毛巾擦湿头发的方希悠。

“我等你一会儿吧!”他说道。

“没事,你说吧。”方希悠说着,就走出了卧室,来到隔壁的休息室,给自己和苏以珩倒了杯酒。

苏以珩看着她把毛巾顶在头上,便说:“阿泉说他过一会儿就回来。”

方希悠却没说话。

苏以珩便站在她旁边,双肘撑着吧台的桌面,方希悠坐在高脚凳上,静静喝着酒。

“你和阿泉,分居了?”他看着她,问。

“李璐和你说的?”方希悠问。

“这个家里的人,可能都知道吧!”苏以珩道。

方希悠苦笑了下,喝了口酒。

水珠,就从她的头发上流了下来,沿着她的脸颊,一直流下去。

头发,湿漉漉的贴在她的皮肤上,看着,有种陌生的,感觉。

苏以珩觉得,她,不一样了。

“按照你的说法,他这么做,也很正常,是不是?很容易理解。”方希悠道。

苏以珩,不语。

“我是承认我错了,我,后悔了,可是,又怎么样呢?事情都发生过了,我还能做什么呢?不管我做什么,都,没有用了,不是吗?”方希悠说着,却也不看他,只是喝酒。

“其实,未必,不是没有办法。”苏以珩道。

方希悠苦笑了,看着他,道:“是你自己跟我说的,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这个世上,没有几个男人会接受这样的事。所以,我现在,也,无所谓了。我就这样吧!我也,没什么——”

“你真的就想这样放弃了?”苏以珩看着她,问。

“不然还能怎么样?”方希悠道,“是我自己奢望太多了,我不该奢求他原谅我,我,死心了。”

“当年,你跟我说,如果你不能嫁给他,你这辈子就不会幸福。难道,你都忘了吗?”苏以珩问道。

方希悠凄然笑了,道:“我没忘,可是,那个时候,是我错了,我,不该逼着他和我结婚,不该,不该让他那么讨厌我——”

“你们结婚,是早就决定的事。不管你逼还是不逼,这件事没有机会改变的。”苏以珩道。

“就算这件事是早就注定的又怎样呢?他根本,根本不愿意,而我,剃头担子一头热,热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方希悠说着,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你后悔也没用了。”苏以珩道,看着方希悠,他问道,“希悠,我问你,你,还想不想和阿泉和好?”

方希悠看着他,笑了,道:“你傻了吧?现在都这样儿了,还和好什么?能分居,他已经够给我面子了。”

“阿泉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这次的事,他心里,很难过去。”苏以珩道。

“你既然知道,还说?”方希悠说着,叹了口气,喝了口酒。

“世上所有的事,都有解决的办法。只要用心去想办法,就有办法。”苏以珩道。

方希悠看着他。

“所以,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愿不愿意和阿泉好好生活,和他一起并肩战斗?”苏以珩问道。

“我当然是愿意的,可是我——”方希悠道。

“只要你愿意,我就有办法。”苏以珩道。

方希悠,愣住了,盯着苏以珩。

“你,真的有办法吗?”方希悠问。

“阿泉他,他心里有些坎过不去。”苏以珩思虑道。

“你说的是,瑾之阿姨的事吗?”方希悠问。

苏以珩点头,道:“这是一点。因为瑾之阿姨的缘故,阿泉他对婚姻的态度很消极,对夫妻双方的相处,有一种,想象。”

“想象?”方希悠道。

“你不也是一样吗?”苏以珩看着她,道。

方希悠,陷入了深思。

“因为父母感情不和,所以就对婚姻产生了恐惧和抗拒。恐惧和抗拒的同时,却又心怀强烈的渴望。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苏以珩道。

方希悠,点点头。

“所以说,当初阿泉遇到迦因的时候,我说的是云城的时候。”苏以珩看着方希悠,“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他心里的爱,而迦因当时一心爱着霍书记,所以,阿泉只有放弃。”

方希悠的神情,变得不怎么好了。

“我知道跟你说这些,你心情不好,可是,这是我说的第二点,阿泉心里的第二个坎。”苏以珩道。

方希悠一言不发,喝了口酒。

“阿泉当初,其实是爱迦因的。他知道迦因不爱他,迦因爱的,只有霍书记,所以,他只有成全迦因和霍书记。只要迦因和霍书记在一起幸福,他就会感到幸福,哪怕他不能和迦因在一起。这些年发生的事,对于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对不对?”苏以珩道。

方希悠点头。

“阿泉,他,是把自己不能得到的婚姻,寄托在了迦因和霍书记的身上。”苏以珩道。

“你说的,有道理。”方希悠道。

“到现在,阿泉的心里,一直是有这个幻想的,想要有一个像迦因和霍书记那样的婚姻,有一个像迦因那样的人,在他的身边。”苏以珩道。

方希悠苦笑了下,道:“你的意思是,要让我给他找一个那样的女人吗?”

苏以珩没说话,只是喝了口酒。

“你,什么意思?”方希悠道,“难道你要让我,让我给他找个,女人?”

最后两个字,方希悠压低了声音,说出了最后两个字,也表示出了她的不可思议。

可是,苏以珩没有回答。

“我不会让你这么做,我,我绝对不会把他交给别的女人,我——”方希悠道。

她的身体,颤抖着。

她害怕那样的局面,哪怕她很早就知道,对于他们这样的夫妻来说,一生一世一双人是很难实现的。他们面临着太多的诱惑,太多的压力,男女之事,真的是不要太随便了,根本就不能算作是事。可是,她还是想要和他一辈子在一起,而不是,不是和其他的女人一起分享他。即便,即便现在——

苏以珩的右手,轻轻放在她的肩上,示意她冷静。

“我知道,我现在这么说,我这么说很,很没有资格。毕竟,毕竟我,我先背叛了,可是,可是,以珩,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方希悠说着,泪水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苏以珩轻轻搂着她,拍着她的肩,安慰道:“我明白。可是,希悠,你要知道他将来是要做什么的,就算,就算你这边什么都不动,咱们不动这个念头,难道别人就不会吗?他身边,会有很多人,不止是你我。想要让他高兴,让他开心满意的人,那些人——”

方希悠却使劲摇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