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

尾声(1 / 2)

3小时前 作者: 孙健
尾声

尾声

项雪菲走后没几天,在某网站论坛上出现了一个帖子,写的是一 名年轻公务员酒后驾车撞伤了一名初中学生的事情,里面还出现了任 超和秦小松的名字。

帖子在论坛上一出现,一夜之间点击量就达到数万之多,并且还 有不少网友留言对这一现象进行了猛烈的抨击。

帖子是谁发的呢?这个问题众说纷纭。据说,个别有心人还查过 发帖人的 IP 地址,结果发现帖子是在本市的一个网吧发出的。于是, 市民们开始猜测起来,发帖人或许是交通警察,或许是医生,或许是 老师,或许是学生……这个人究竟是谁,没有人能够确定。

但唯一能确定的是,在强大的舆论压力面前,任超被暂时停止了 工作,连任院长也沮丧得一连几天没有露面。

受此事影响,李队长也受到了相应的处分,一身晦气的他,那一 刻,才念叨起远在几千里之外的袁波。

岳一博听到了这个消息,显得极度亢奋。晚饭时,他斟满了一杯 酒,是白酒,度数很高的那种。大口白酒喝下去,岳一博咳嗽了几声, 然后语气凝重地对袁霞说,唉……当初袁波幸亏没听咱俩的,要不可 就惨了。听说,那个小黄如今已不在交警队上班了……

对岳洋来说,暑假是一年中最快乐的时光了。可是,今年的暑假却是个例外。

放暑假了,岳一博原本是想借这个时间搬进已经装饰好的新房子 去住。可是,暑假开始了不到十天,岳一博就因为有人匿名举报他收 了病人家属的红包,被立案调查。幸亏红包小得可怜,这件事最后也 就不了了之了。

可是,医院却迟迟不通知岳一博回去上班,他在家里一待就是一 个多月。这段时间,岳一博情绪很低落,整天唉声叹气地坐在沙发上 看电视。好在后来岳一博又回去上班了。因此,搬家的事也就耽搁了 下来。

曹主任终于退休了。因为红包的事,岳一博非但没能成为外科主 任,就连副主任也弄丢了。他又重新成了一名普普通通的外科医生。

这件事过去后,岳一博脸上的笑容没有了,整天都是一副怅然若 失的样子。他还经常莫名其妙地在家里发脾气,气呼呼地叫嚷 :收红 包的又不光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举报的我?这些充满了怨 恨的话语,仿佛是说给全世界的人听的,可事实上,听众却只有袁霞 和岳洋两个人。

这件事过去后,袁霞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即使“韩剧”再精彩, 她也不再和岳一博争电视频道了。不只是看电视,别的事,她也大都 依着岳一博。

“红包事件”夺走了岳洋暑假所有的欢乐。虽然岳洋知道爸爸收 红包不对,可他还是恨透了那个写匿名信的人。如果知道了那个人是谁,岳洋可以确定,自己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和那个人去拼命。可是,

那是一双藏在花丛里的眼睛,岳洋又怎么会知道他是谁呢?

往年暑假,每到夕阳西下,秦小松就抱着篮球在楼下喊他去球场 打球。在篮球场上淌汗的感觉真好,可是,今年的暑假是找不到那种 酣畅淋漓的感觉了。还有,以往的假期,刘双寒会经常打电话约上岳 洋,还有班里的其他同学,到酒店里美美地撮上一顿。然后,刘双寒 再爽快地埋单。今年是没有那份口福了。

窗外电闪雷鸣,雨水哗哗地从天空中浇下来,黑色的天幕已将这 个世界裹得严严实实。岳洋站在窗前,雨珠打得窗玻璃啪啪作响,这 样的天气,在这个夏天似乎早已司空见惯。他愣愣地望着窗外,除了 雨水,他什么也看不到,只有那一道道闪电划过时,他才可以看清窗 外的世界,遗憾的是,那些光亮太短暂了。

每次风雨来临,岳洋便会停下手头的所有事,来到窗前,欣赏外 面的风雨世界。不论雨大还是雨小,他都会从雨的开始守到雨过天晴 的那一刻。太阳从乌云中冒出来的时候,他的心情会好得出奇,每每 这时,他常会走出屋门到小区里转上几圈。

暑假里,岳洋收到了徐雨婷从新疆写来的信,信的内容大致是这 样的 :

放了暑假,徐雨婷的妈妈也去了新疆。因此,她没有回来。

徐雨婷说,那里上网不太方便,才用这老掉牙的通信方式给岳洋 写信。她还说,她已经完全适应了那里的生活习惯,那边的老师和同 学都不错,给了她很多的帮助。最后,徐雨婷还期盼着岳洋早点回信,快点告诉她项老师、沈老师、秦小松、刘双寒等人近来的情况。

那封信,岳洋已记不清自己究竟读了多少遍,他却不知道这封回 信应该怎么去写。

刘双寒到北京动手术去了,秦小松刚从医院出来,身体还需要慢 慢恢复,还有在乡下读书的叶小霜。

岳洋实在不想把这些让人伤心的事告诉徐雨婷。因此,回信一直 拖着没有写。暑假很快过去了。

新学期开学,岳洋就是九年级的一名学生了。因为是毕业班,学 校又重新进行了分班,任课教师也进行了相应的调整。原八年级二班 的全体同学都四散而去了,项雪菲不再是岳洋的班主任,也不再是他 的语文老师,她成了七年级一个班的班主任。

岳洋的班主任换成了一名非常严厉的男老师,并且,他也不再担 任班长了。

以前,岳洋每天能和项雪菲见 N 次面,现在 N 天也见不到一次面 了。两个人的距离仿佛一下子拉得很远,很远。

开学不久,吃过早饭,在回教室的路上,岳洋在密密麻麻的人流 中一眼看到了项雪菲,他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快步追了上去, 惊喜地喊道 :“项老师!”

项雪菲冲他淡淡一笑,说 :“岳洋,毕业班了,可要加油啊!” 岳洋不好意思地用手摸了一下耳朵,说 :“前些天,叶小霜在 QQ

上又给我留言了,说刘双寒的手术很成功,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来上学了!”

项雪菲兴奋地说 :“太好了!”说完,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把手伸 进了浅红色上衣的口袋,摸出了几张照片,说 :“这是我去西藏时照 的,装在身上好多天了,一直没有碰见你。”

岳洋一把从项雪菲手里拿过照片,看他那猴急的样子,也可以说 照片是被抢过去的。

项雪菲冲岳洋凄然一笑,说 :“你慢慢看吧,我有事先走了。”

岳洋在照片上见到了舅舅袁波,他正穿着警服站在盘山公路上指 挥着过往的车辆 ;岳洋还看见,袁波和项雪菲手拉着手,肩上披着洁 白的“哈达”,像展翅高飞的山鹰,在广阔的原野上奔跑。岳洋仔细地 看完了每一张照片,才小心翼翼地把它们装进衣兜。

等岳洋收好照片,再次抬起头时,视线里已经没有了项雪菲的身 影。

花儿谢了,鸟儿飞走了。烈日炎炎的夏天,终究还是走了,又是 一年秋天来临。

白天时间渐渐变短,天有些凉了,人们也都添上了厚一点儿的衣 裳。校园里到处都是枯黄的落叶,偶尔有风吹过来,它们蜷缩着身子 在地上来回滚动,发出了“沙沙”的呜咽的声音。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它们就是几天前还生机盎然地挂在树枝上的那些葱绿的树叶。

这是一个让人伤感的季节,满眼的苍黄与凄凉,或多或少都会给 那些多愁善感的花季少年们,增添许多的忧伤与烦恼。

凑巧的是,秦小松今年又和岳洋编在了一个班。明天他就要来学校上学了,这是他受伤后第一天来学校。

吃过早饭,岳洋没有去教室,而是早早地来到学校门口等着秦小 松了。

一辆银白色轿车停下来,秦二勇和秦小松从车里下来了。岳洋快 步迎上去,秦小松像一只折了翅膀的小鸟,一瘸一拐地走过来。那一 刻,岳洋的泪水差点落下来。他曾不止一次地问过岳一博,秦小松将 来还能打篮球吗?岳一博的回答是 :可能性很小!于是,岳洋知道, 在篮球场上,秦小松将不会再给他传出漂亮的助攻球,两个人将不会 在球场上并肩作战了。他实在想不出无法打篮球的秦小松会是什么样 子!

秦小松的脸还是那么苍白,看上去,比以前也瘦小了许多。变化 最为明显的是,他换了一副黑框的眼镜,样子和徐志摩的眼镜差不多, 大概是这副眼镜的缘故,秦小松似乎斯文了许多。

岳洋抢先接过秦小松肩上的书包,脸上露出惨淡的笑,说 :“小 松,感觉怎么样?”

秦小松苦笑了一下,随后冲岳洋竖起大拇指,说 :“岳洋,够爷 们!”

岳洋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 :“够爷们的应该是你!若不 是你出手相救,叶小霜恐怕……”

秦小松狡黠一笑,压低了声音说 :“你和路小西在论坛上发的帖 子,真给力啊!”

关闭